凌晨!滨州黄河大桥收费站撤岗封闭施工 结束31年收费历史

来源:大众网

2017-11-16 14:59:00


 

  滨州日报11月16日讯 近日,一条《关于滨州黄河大桥收费站封闭拆除的公告》刷爆朋友圈:鉴于滨州黄河大桥收费期限将于2017年11月15日24时届满,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山东省交通运输厅要求,停止收费后必须拆除所有与道路交通无关的收费设施,恢复路面正常通行。

  而这意味着这条从1986年开始收费的黄河大桥,在历时31年之后,终于将迎来“免费”的历史一刻。

 

  收费站工作人员坚守最后一班岗,临别已有难以割舍的留恋 

  晚上七点,记者已经来到了黄河大桥入口。夜幕已至,大桥上川流过往的车辆用车灯将夜空点亮如同白昼。此刻的大桥比想象中还要拥堵,离大桥免费、封路还有不到五个小时,这一辆辆路过的车或许知道、也或许并不知道,今夜过后,这座大桥将暂时沉睡。

 

  在收费站一待27年的赵栋春师傅

  在大桥收费站,赵栋春正如往常任何一个夜班一样在岗亭工作。他面前有一个嵌着各种按键的键盘,而他手指娴熟的交替按下“特殊车”和“I型车”两个按键。“这代表鲁M的车免费通行,不打收费单。”赵师傅说,而外地车将按不同类型的车辆收取费用。“通行费十元。”正巧,一辆鲁C牌照的车经过,赵师傅礼貌的对司机说。“不是说要免费了吗?”司机问到。“十二点!”赵师傅边找钱边回答。

  他告诉记者,1986年黄河大桥开始收费,而他1988年参加工作,1990年便来到大桥收费站,一待就是27年,是收费站上坚守时间最长的人了。这一间不足两平米的屋子就是他的“办公室”。今晚,他将和他的同事们将一直留守到十二点。届时,大桥将拆除收费设备,他和大桥收费站的一百余名同事,也将从此处“光荣下岗”。从明天起,他们将服从山东高速集团的安排,到新的岗位工作。“目前还没有确定去哪个收费站工作,等待通知吧!”赵师傅说。

  “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,有没有点不舍?”听到记者的这个问题,健谈的赵师傅没有接话,他微微点了点头,笑容里略带着一点感伤。27年过去了,即便工作环境是小小的一隅,也依然是一块难以割舍的家。

 

  小营董川村的董琪琪夫妇,每天往返路过收费站,下班后特意停下来拍照留念

  收费站“人去站空”并将实行全封闭施工,市民自发拍照留住珍贵回忆 

  临近八点,已经有山东高速的“搬家车”前来,撤走收费站的座椅和橱子了。而陆续的,这里也将完全被搬空,并拆除所有与道路交通无关的收费设施,恢复路面正常通行。

 

  临近11月15日20点,搬家车来陆续撤走收费站的座椅和橱子

  夜晚23时55分,工作人员已经开始进行封路作业。在黄河大桥收费站以南二百米处,工作人员开着铲车设置路障。而据工作人员介绍,黄河大桥南、北两侧也均设置了路障。

 

  据告知,滨州黄河大桥收费站将于11月16日0:00至12月20日24:00实行全封闭施工。过往车辆可以通过大桥南端东、西两侧坝口通行或绕行公铁大桥和浮桥。“经过有关部门审批,以及出于安全考虑,黄河大桥将暂时封闭。”黄河大桥收费站工作人员介绍,“因为有六块半米深的地磅需要撬出,并填充混凝土铺平路面。我们将加紧施工,确保下个月20号之前让路段畅通。”

 

  转眼间,已经到了11月16日的0时00分,此时的道路已经完全封死。而工作人员正在拆除收费站的设施。此时的收费站内,已经空无一人。两位工作人员正在拆除收费显示屏。这些显示屏也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。

 

  此时的黄河大桥,再也看不见一辆车。31年来,这座收费站从未如此刻一般静寂,只能听到电焊焊接时迸出火花的声响。0时30分,就在记者准备离去的时候,有两位市民专程驱车前来拍照留念。或许对他们而言,这座收费站也留存了一种记忆在里面。

  黄河大桥“收费”有其历史合理性,“免费”则顺应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 

  1972年10月10日,北镇黄河大桥正式通车。这座大桥全长1394米,宽9米。大桥的建成通车,改变了黄河河口无桥闸的历史,成为当时黄河下游最壮观的黄河大桥。1984年,北镇黄河大桥旧桥改造计划正式开工,新接引桥77孔,长1541.85米,旧桥北端的35孔700米长的一段桥身。改造后的老桥与新桥标高均为25,同时抬高了北接线路面。1985年,引桥主体工程顺利合拢。改造后的北镇黄河大桥,全长2932米,宽12米。其中车行道9米,两侧人行道各1.5米。1987年10月1日全线通车,同年被山东省验收组评定为优良工程。

 

  北镇黄河大桥改造工程量如此庞大,实施起来可以说是困难重重,其中资金是最大的难题。而当时的滨州经济落后、资金紧张,实在难以拿出这一费用。为了破解资金难题,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梁步庭提出了“以桥养桥”的想法。当时国家有规定,国家投资建设的桥梁是不允许收费的,集资或贷款建设的可以。大桥指挥部开始了积极的酝酿和实施。最终,地委行署决定采用了“人民桥梁人民建”的办法,由大桥建设指挥部向胜利油田借款60万元,行署集资60万元,于1984年9月建成便桥,并由交通处正式行文在便桥上开始征收过桥费。从1986年开始,滨州黄河大桥正式进入“收费时代”。1999年,该桥经评估后,作为注册资本进入山东高速,经交通部批准,收费期限延长至2017年11月15日。

  可以说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收费的点子和路子是正确的决定。不仅还清了借款,还将主桥北接线引桥路面从原来设计的20米加宽到30米。改变了以往乘坐轮渡过黄河的局面,改善了两岸居民的出行环境,可谓深得民心。但从1986年至今,滨州黄河大桥已经收了31年的车辆通行费,超过了“经营性公路收费最长期限为25年”的国家规定。黄河大桥收费,有历史的合理性,但随着时代的变迁,已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。从长远看,滨州黄河大桥收费成了一道关卡,阻碍了滨州黄河两岸的经济和社会交流,造成了滨州市南北两岸的经济“断层”。

  而从即日起,黄河大桥收费将永远成为历史!届时,将真正可谓“一桥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!

    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-5355377,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(lznewscn)发送。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,最低50元,上不封顶!硅元瓷器,“第一国窑”,走进中南海三十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