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山女子潜心钻研3年复原失传半世纪的琉璃铺丝

来源:鲁中晨报-鲁中网

2017-11-18 08:56:00


  将琉璃料在炉内熔化,用铁杖引出,缠绕在铁桩上拔制成丝,在画好的作品上斜铺一层裁剪好的琉璃丝,翻过来再在画上斜铺一层琉璃丝,四边镶框,施以纹饰,这就是博山传统的琉璃铺丝工艺。上世纪50年代,由于种种原因,琉璃铺丝工艺失传了。近期,博山的康爱娟女士经过一番努力,成功地复原了这项工艺。

小型铺丝作品。

  搜集小说素材 爱上琉璃工艺 

  琉璃铺丝曾是博山的历史名产。琉璃铺丝围屏曾是清朝宫廷重要器物,龙墩之后必设琉璃铺丝围屏,宫廷之内,均设琉璃铺丝围屏、挂件。因此,琉璃铺丝具有高贵之品相。

  琉璃铺丝所用的丝料,细匀透明,洁白光亮,轻薄鲜明。用琉璃丝所制屏风(即围屏)条幅、寿屏、匾额、镜心、华灯等,在清末民初盛极一时。

  清初孙廷铨撰写的《颜山杂记》中就有关于琉璃“华灯”、“屏风”的记载。在清同治十二年《重修博山炉神庙碑记》中也载有:“而补修者玻璃铺丝十二扇,玻璃灯十对。”

  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后,当时的博山美术琉璃厂曾经生产过一批琉璃铺丝工艺品。受当时的经济条件所限,加之工艺复杂且不易保存,之后这种工艺品在市面上就见不到了。

  现在供职于博山区委宣传部的康爱娟女士已年过五旬,她从小生活在琉璃之乡博山,对琉璃产品非常喜爱。她历时十年,多次到炉匠工作的炉棚里进行深入采访并积累了大量的素材,完成了长篇小说《西冶大天井》。在采访过程中,康爱娟听老工人提起了琉璃铺丝工艺,但具体怎么回事,谁也说不清楚。这引起了康爱娟的兴趣,她开始多方搜集资料,研究琉璃铺丝工艺。

  多方奔走 只为复原琉璃铺丝工艺 

裁剪好的琉璃丝。

  据康爱娟了解,之前琉璃拔丝用的是大炉,俗称八卦炉,有八个口,每个口中熔炼的料液颜色都不一样,工匠想用哪种颜色就去哪个口取。工匠把料舀出来,用工具拉出琉璃丝的头来,再用其他的工具把琉璃丝挂到一个地方,使劲挺着,快步走动,能拉出十几米长的琉璃丝,这是最原始的做法。

  在康爱娟准备复原琉璃铺丝的工艺时,已经没有人用大炉来拉丝了。她知道的,是用灯工拉丝。

  灯工就是灯头,氧气瓶和液化气瓶喷出的火焰燃烧琉璃料用以拉丝。工匠把琉璃料烧化后,用钳子拉出琉璃丝来,受到人臂伸展的限制,琉璃丝只能拉半米长,最重要的是这种方法拉出来的丝粗细不匀称,浪费也大,不适合铺丝。

  后来,在采访博山琉璃行业过程中,康爱娟认识的一位匠人告诉她,博山有个琉璃工厂有位师傅会在大炉上拉丝。今年夏天,迷上琉璃铺丝的康爱娟来到了这个工厂,老板同意用大炉拉丝,第一次拉丝只干了两个小时,拉出了2.3公斤的琉璃丝,每根丝大约长10米。有了琉璃丝只是第一步,能铺丝才是最关键的。

  苦心钻研终捅破“窗户纸” 

拔好的丝和已经镂空的画。

  在康爱娟做铺丝之前,有三位前辈曾经钻研过琉璃铺丝的技艺,三人合力钻研了很长时间,始终未能如愿。

  之前的做法为什么没有成功?康爱娟看了博物馆收藏的清朝铺丝工艺品后悟出了一个道理:如果琉璃丝直接铺到画上,画太软拿不起来,假如出现了错误,拆丝时容易弄断了,必须加上硬质的边框才能承载琉璃丝。

  窗户纸“捅破”了,剩下的就好办了。康爱娟自幼喜爱文学艺术,多年的努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处理铺丝用的画不成问题。

  为了提高铺丝作品的艺术性,康爱娟从著名画家于受万所画的《于受万画聊斋》中选取了铺丝所用的画作。近期,她已经制成了多件大型的铺丝工艺品。

  传统的工匠敝帚自珍,对特殊的技艺密不外传,花3年时间复原了琉璃铺丝这项技艺的康爱娟却没有这样的想法,她复原这门技艺只是为了传承博山的文化,如果有人想学,她可以教授。康爱娟说,即使这门技艺因为没有传人而再次失传,只要后人还能看到这些作品,她也会感到欣慰。

  本版文 记者 王兴华图 康爱娟提供

    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-5355377,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(lznewscn)发送。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,最低50元,上不封顶!硅元瓷器,“第一国窑”,走进中南海三十年!